论开锁匠社会担当危急之下应不应该挺身而出

生活中开锁匠作为社会成员中普通的一员,只要遵纪守法做好自己份内的工作应该来说就已经为这个社会作出了自己的贡献。那么如果开锁匠遇到紧急情况需要挺身而出,他应不应该冒着生命危险开锁呢,或者说开锁匠有没有义务身处险境为他们排除险情呢?针对这个问题通州区开锁服务中心了解,前不久通州区就有这么一名开锁匠遇到类似情况,那么这个开锁匠是如何做的,险情有时如何排除的呢,接下来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开锁匠紧急情况下应该挺身而出吗


就在昨天上午,通州区梨园某小区的39多岁的王女士将房门反锁开煤气自杀。110民警及时赶到现场救援,由于煤气泄漏严重,随时可能遇火爆炸,民警喊来的锁匠也被吓跑了。关键时刻消防队员爬进3楼阳台,救了主人一命。在这个事件中开锁匠的行为应不应当受到社会的谴责,需不需要承担责任。我们先来具体看看事情的经过吧。

当天上午8时10分,市110指挥中心接到一个小伙子急切报警:我住在下通州梨园某小区,我妈在家把房门锁了,闻到里面有一股很大的煤气味,怎么喊她都不答应。接到报警后巡逻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只见报警人王女士的儿子急得哭了起来:我妈今天早晨突然叫我出去买早饭,平时都是在家烧的。把我支走以后她就在家里开煤气了。我买好早饭回家,发现大门被反锁了,一股煤气味从门缝里喷出来。我真担心妈妈会出事,这段时间她和我爸爸吵架,爸爸已经好几天不在家,我刚才打手机给他,他一直关机打电话给他的几个朋友,都说找不到他。民警帮助小伙子一齐喊门,怎么喊也喊不开。随后民警喊来了一名锁匠撬锁,没想到锁匠赶到现场,刚刚开始动手撬锁,就突然收起工具跑了,向民警表示歉意这么浓的煤气,只要点个火就会爆炸我是最危险的人。这时楼道里的煤气味越来越浓。为防止煤气突然遇火爆炸,危及整幢居民楼,下关区公安分局增援了三辆警车赶到现场,紧急疏散居民楼内其他23家住户,并设立警戒线,阻止行人接近并吸烟。

面对开锁匠离开后他们该怎么办?在巡警的请求下区消防中队、120急救中心前来增援,并要求一定要带梯子过来。8时30分,三辆消防车赶到现场,随后一辆120急救车也赶到现场。此时居民楼内的煤气味很浓,楼道都不能随意接近了,消防队员在1楼的平台处架设梯子,通过爬梯进入3楼王梅家的阳台,只见王梅躺在卧室的大床上已经完全昏迷。消防队员赶紧将厨房内的煤气阀门关闭,迅速将王梅抬到担架上送到了1楼,抬上120急救车紧急送往南医二附院抢救。110民警们继续留在现场,将居民楼内弥漫的煤气慢慢驱散。

昨天下午4时,从南医二附院了解到,目前王梅经过医生抢救,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仍然需要进一步住院治疗。宝塔桥街道的值班人员知道此事后,准备和社区主任一起探望王梅,希望能够帮助她处理好家庭纠纷,防止她再次想不开。最后这个妇女还是得救了,但是这个锁匠该不该溜走引发了锁匠圈的讨论。有人说这个锁匠在人命关天的时候居然这样走了,如果不是消防队员及时用其他的办法抢救这个妇女,她就已经死了,道德上她丧失的最基本的道德,和职业风尚,会照成很严重的影响。

但是还是不少人觉得这个锁匠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中逃跑还是正确的。通州区开锁服务中心这样认为的,这个锁匠没有帮别人开锁自己溜走,确实不怎么道德,另外在火灾的紧急情况下,不具备专业的应对知识与技能反而会给现场增加困难,因此社会不应该对他过分的职责,因为法律上面也明确规定了,公民有紧急避险权利,在对他自身严重的威胁下,他可以选择规避这个风险。而消防员来处置则不同,他们遇到火情就像在战场上打仗一样,指挥官要求他前进他不能后退,因为国家养着他们,这个是他们的职业,不同我们锁匠。所以,我认为,这个锁匠逃跑是没有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