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广告被清理开锁公司谋划新平台接派单

随着各城市管理的日渐完善,过去楼道及大街小巷的牛皮癣式的开锁广告已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彻底清理小广告也得到许多市民们的称赞,市容市貌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然而事情都有其两面性,开锁小广告都清理了,却在紧急开锁时给人们带来了麻烦,这不北京通州区开锁服务中心了解到,梨园东里的老李一家国庆出游回来时,突然找不到家门钥匙了,找来找去无果无奈之下想到找开锁公司,可就当四处寻找开锁电话时,却发现墙上的牛皮癣广告早已没了踪影。最后只能通过百度找到附近的开锁公司。或许像老李这样的市民不在少数,过去出门在楼道就能找到各种服务的电话,如今再也没有这么方便了。时代在变化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在变化,如今移动互联网发展日新月异,通过网络新平台寻找开锁服务已成为各开锁公司必须面对的问题。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从楼道牛皮癣小广告寻找开锁电话好,还是从新平台寻找开锁电话好,以及各自的优缺点有哪些,对此通州区开锁公司就来为大家梳理分析下吧。


开锁技术那家强开锁匠现场考试领证上岗


通过楼道牛皮癣小广告寻找开锁公司遇到的常见问题

孩子饿得嗷嗷直哭进却不了家门,这是通州北苑老黄的遭遇,紧急之下他在楼道的小广告中,挑选了一个开锁公司的电话,当打过去后对方询问完家庭住址直接要价三百元。老黄想买一个新锁才多少钱啊,开一次锁就得三百元。正当刚想议价时对方称目前正处于国庆假期,去开锁属于加班总得有个双倍工资加班费吧。老黄一想也对就同意了。过了半小时开锁匠来了,二话不说用几分钟时间就把门打开了。就在交钱时老黄有些后悔,这锁开的也太容易了吧。无奈答应的价钱又不好不给。就在开锁匠走后,老黄坐下来细想惊出一身冷汗:这开锁的怎么也没问问我是不是房子的主人,万一我不是怎么办。而开锁匠身份竟也没查验,万一他看上家里什么东西,趁着没人自己开门进来拿怎么办都不敢再想下去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因为开锁费太高而与开锁匠过分议价,否则得罪了他才真麻烦了。

然而事实上,老黄的经历只是开锁行业乱局的冰山一角。这种从楼道牛皮癣的开锁小广告,大多是无资质的游击队形式在经营,一旦出现问题都难以找到开锁匠,容易出现投诉无门的窘境。不仅如此还有的坐地起价,明明事先已经谈好了,到现场后谎称开锁难度大要求加价,还有的开锁匠为了揽生意,先在小区贴小广告,然后给居民堵锁眼,迫使其花钱开锁等问题,这都是目前开锁行业常见的几个乱象。

彻底清理开锁小广告后,开锁匠和消费者之间相互找不到成为新的问题

当前行业饱和导致恶性竞争,主要体现在开锁匠数量远超市场需求量。在通州区开锁服务中心看来,这绝不是个别地区的现象,全国情况都是如此。当开锁匠过多,一些非正常竞争手段就出来了,比如乱贴小广告,恶意撕掉竞争对手广告乱提价等。还有部分消费者为了防止被讹钱,一次性叫来三个开锁匠公开竞标,谁出价低让谁开锁,这就造成资源浪费。出现从业人员过多的原因,在通州区开锁服务中心看来,主要是因为当前政策法规不健全,甚至可以说是监管不到位所致。

随着很多开锁广告被彻底清除,大多开锁公司的业务量锐减两三成已成为常态,而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开锁服务与开锁需求的矛盾,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通州区开锁服务中心认为开锁公司可进驻本地服务平台,在平台上发布服务信息,而这能够很好的与当前顾客的消费习惯相契合。如何做好商户服务展示及线下高品质透明服务是为了各开锁服务提供商必须面对的问题。